司法“亮剑”守护绿水青山

来源:网络整理   发表日期:2017-12-30 11:03  

原标题:司法“亮剑”守护绿水青山

  ◀上接A01版

  比如环境污染案件,诉讼过程需对是否存在污染、污染与损害后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及损失大小等问题进行鉴定,而一般的鉴定机构无力完成。更有甚者,受各种利益“牵制”,还可能出现不同鉴定机构出具的鉴定报告截然不同的现象。

  “许多案件因无法确定因果关系及损失大小,法院难于确定环境损害致害原因和损害责任,公众的环境权益难以保障。”曲永生表示。

  同样,对于环境污染受害者来说,搜集证据也是一项艰难的任务。拿水流污染来说,污染源在哪里、是否有多个污染源,让普通群众取证,几乎不可能。对此,省政协委员、求实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孙薇也表示:“一个环保官司打下来,当事人得到的赔偿款可能还不够调查、取证、请律师付出的成本。”

  今年3月,受省委委托,省高院牵头14个厅局单位组建专家委员会,建立起全省统一的环境资源司法鉴定机构及专家名录。海南省海洋监测预报中心、海南地质综合勘察设计院等17家鉴定机构,以及污染物性质鉴定等九大领域的298名专家成功入选。

  这一做法改变了以往多头、分散管理的现状,将鉴定工作纳入法治轨道,有利于解决委托难、周期长、意见不统一等问题,确立了以审判为中心的环境资源诉讼制度。今年3月,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一起非法采矿案,就是根据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意见书,认定了被告人袁某非法采矿的数量和价值,并以此定罪量刑。

  “有了统一的环境资源损害鉴定机构及专家名录,使得环境资源纠纷有了明确的、发生效力的专业技术支持,可以防止各机关就案件事实认定及证据材料采信方面的相互推诿,极大提高了法院环境资源案件审判效率。”曲永生说。

  打击犯罪与修复生态并重

  不再“一判了之”,最大限度减少对生态环境的损害

  今年1月,海口市琼山区法院对全省法院试行环境资源行政、民事、刑事案件“三合一”归口审理后的首例环资刑事案件进行公开宣判,认定被告人鹿某、邢某构成非法出售珍贵、濒危野生动物罪,被告人罗某构成非法收购珍贵、濒危野生动物罪,并分别判处鹿某、邢某、罗某有期徒刑11年、7年和10年。

  和全国一样,长期以来,我省法院环境资源刑事、民事、行政审判职能分散于不同审判业务庭,不利于环境资源审判专业化发展,为此,我省法院大力推进“三合一”归口审理,由环境资源审判庭集中审理环境资源民事、行政、刑事案件。

  据了解,环境资源审判庭由资深的民事、行政、刑事法官组成,形成了这类案件审理的集聚优势,能够综合考量不同类型环境资源案件特点,妥善审理环境资源三类案件的交叉问题,有利于统一裁判尺度,形成环境资源司法立体保护效果。

  改革效果是明显的。去年7月至今,省一中院、省二中院、海口中院、三亚中院等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庭已受理各类案件1880宗,其中民事案件1658宗、行政案件18宗、刑事案件129宗。“法院对造成极其恶劣影响的环境资源破坏者进行刑事制裁,加重其违法成本,能起到极大震慑作用。”孙薇表示。

  在加大打击力度同时,我省法院还探索将修复性司法理念引入裁判。今年8月2日,省二中院公开开庭审理一起环境资源刑事案件,当庭宣判被告人李某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,判处有期徒刑二年、缓刑三年,并责令李某按期履行完毕其与临高县国土资源局签订的《土地复垦协议书》,按国家复垦技术标准,恢复土地原貌。

  将修复性司法理念引入环境资源类案件的裁判中,海南不是第一家,但以往实践的效果并不理想。此次改革中,海南法院自加压力,主动延伸审判职能,承担了修复工作中的考核考察任务,并将修复工作与判决的执行挂钩,提高了修复工作的强制性。

  下一步,我省法院将进一步拓展多元化担责方式,实行诉前禁止令、引入“以劳代偿”方式等,使修复性司法落到实处。

  改革永远在路上。“海南法院将继续落实中央和省委的要求,认真总结改革一年多来的经验,以省第七次党代会精神为指引,充分发挥审判职能,坚决保护好海南的绿水青山!”省高院党组书记、院长董治良说。

 

    贵州都市报